中經在線訪談

 
創新技術提升產業 引領馬鈴薯主食化
在農業部的《關于推進馬鈴薯產業開發的指導意見》出臺后,馬鈴薯由“主糧化”到“主食化”。馬忠明委員建議,要想完成這“一字之變”... 詳細>>
本期嘉賓

  王艦,全國政協委員、青海省農林科學院副院長

 

  馬忠明,全國政協委員、甘肅省農業科學院副院長

 

  石壽芳,全國人大代表、甘肅省岷縣禾馱鄉石門村黨支部書記

時間:3月12日  18:30

制作:財經部 主持人:陳慧

訪談精粹
石壽芳:馬鈴薯的深加工需專業技術與人才
石壽芳表示,馬鈴薯是我國農業的主要種植物。15年來,在甘肅馬鈴薯是淀粉。這幾年馬鈴薯作為蔬菜品種慢慢多起來。前兩年,馬鈴薯被加工成方便面,加工成饅頭。實際上,馬鈴薯就是...
王艦:農業供給側改革中馬鈴薯需“品質優化”
王艦表示,馬鈴薯在農業供給側改革中存在一個問題是:品質的優化。我們在品種布局上要有一個合理的規劃,就是“種薯”布局。目前看來,我國馬鈴薯的種植、科學育種、生產加工等方...
馬忠明:"馬鈴薯主糧化"是保障糧食安全的重要方案
馬忠明委員指出,過去馬鈴薯在解決農民溫飽、幫助農民增收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把馬鈴薯作為主糧進行推廣是完全夠格的。“結合西方經驗來看,很多國家都是把馬鈴薯加工成薯條、...
王艦:馬鈴薯產品多元化 種植成農戶致富途徑
王艦表示,狹義講就是馬鈴薯產品的開發,馬鈴薯用途和產品非常多元化。“開發”一詞能覆蓋馬鈴薯所有的過程。目前,馬鈴薯饅頭價格高于普通饅頭,這是因為馬鈴薯一旦做成粉的價值...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您現在收看的是中國經濟網兩會特別節目中經之夜,今天非常榮幸邀請到三位嘉賓,他們分別是:全國政協委員、青海農林科學院副院長王艦先生;全國政協委員、甘肅省農業科學院副院長馬忠明先生。全國人大代表、甘肅省岷縣禾馱鄉石門村黨支部書記石壽芳先生。

  主持人:感謝三位嘉賓作客我們演播室,今天我們的主題是從馬鈴薯主糧化看農業供給側改革,這個議題相信大家并不陌生,農業部日前發布《關于推進馬鈴薯產業開發的指導意見》,將馬鈴薯作為主糧產品進行產業化開發,這意味土豆將成為繼水稻、小麥、玉米之后的第四大主糧產物。消息一出立刻引起大家的熱議,我想問問三位,把土豆作為主食夠格嗎?關于這個問題各位怎么看?

  王艦:我覺得是完全夠格。因為從世界范圍來看,比如歐美、南美、非洲等絕大部分地區,饅頭都是主糧,但是在我國,全國592個貧困縣中有549個縣以馬鈴薯作為主要作物。在我國整個西北和西南廣大地區,馬鈴薯一直都是貧困山區老百姓的主要口糧,從這個角度來講馬鈴薯作為主糧完全合格。

  馬忠明:在以前,馬鈴薯可以解決溫飽問題,解決農民增收問題,農民也是依靠馬鈴薯養家糊口,甚至在抗災救災中馬鈴薯也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馬鈴薯一直是我們的主要消費品。因此,農業部提出將馬鈴薯作為主糧產品進行產業化開發,我覺得是完全夠格的。雖然現在在我們國家馬鈴薯主要是作為菜用來食用,但是在歐洲國家馬鈴薯都是以炸薯條、土豆泥等方式去消費。隨著中西文化的交流,炸薯條等食品的消費在我國將會逐漸增加,特別是年輕一代的人,他們更愿意吃炸薯條、土豆泥等食品。對馬鈴薯再認識以后,肯定會大幅度增加這方面的消費。

  主持人:石代表,您在2014年兩會期間就建議過建設定西馬鈴薯示范區,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是什么感想呢?

  石壽芳:挺好的,馬鈴薯是我國地市農業的主要種植物,在甘肅,15年時間內馬鈴薯一直是淀粉,沒有改變過。在西方,以馬鈴薯為主糧的國家也有很多。現在這幾年馬鈴薯作為蔬菜慢慢增多了,農民還用來做淀粉,還有去年、前年馬鈴薯被加工成方便面,還可以加工饅頭,馬鈴薯在市場上成了菜了,但其實馬鈴薯就是真正的主糧。

  主持人:馬鈴薯本來就是真正的主糧,以前被當成蔬菜,現在開發成各種各樣的產品,像米粉、饅頭、面條之類的。這個指導意見中一直反復提“開發”兩字,但不是提“種植”,對于“開發”兩個字大家有什么意見?

  王艦:其實,“開發”包括“種植”,而“種植”不包括“開發”。“種植”主要是指生產過程,“開發”是全過程。“開發”的層面很多,包括育種、種植、生產、銷售,其中比較重要的是新的馬鈴薯產品開發。從狹義來講,就是馬鈴薯產品的開發,這可能牽涉到我們現在報紙上說得非常多的馬鈴薯饅頭、馬鈴薯面包、馬鈴薯面條等等,當然其實馬鈴薯不僅僅可以被做成這些食品,它是系列化。在我們國家馬鈴薯主要做菜用,北方作為糧食吃的多一點。但在整個非洲或者歐洲發達國家,馬鈴薯的用途和產品非常多元化,所以“開發”這個詞能覆蓋馬鈴薯所有的過程,中國原來沒有的東西我們研究出來,原來沒有的我們再把它做出來,讓人們來食用。

  主持人:“開發”更多也是一種創新。

  馬忠明:我同意王委員的意見,農業部提出的這個指導意見的關鍵詞就應該是“開發”,其中“產業開發”應該是指導意見中最重要的關鍵詞,“產業開發”就肯定要考慮馬鈴薯的全產業鏈過程,從種到品種、栽培技術、管理過程,到收獲后的一些加工等等流程,形成全產業鏈的開發。從“產業開發”的角度考慮,要推進馬鈴薯產業化,就需要從全產業鏈去考慮,從新品種的選育到推廣,到現代栽培技術的應用、收割、粗加工、精深加工,要形成這樣的產業鏈。

  主持人:剛才說到產品的粗加工、深加工,但現在我國加工馬鈴薯的產業企業還是比較少,而且可能技術相對也是比較薄弱的。深加工的確有一些跟不上潮流,各位覺得應該怎么樣去解決這樣的問題呢?

  王艦:這個問題的提出也要取決于國家的重視程度,因為剛才提到了在我們國家馬鈴薯原來主要是鮮食為主,整個過程中沒有注意到我們所謂的“開發加工”這一塊,但是現在情況有很大的改觀,這幾年農業部提出這個觀念以后,我們就成立了相關的研究室,而且我們國內很多的企業也在開發,在去年的中國馬鈴薯大會中,在產品方面,可以看到有很多企業已經開發出了面包、面條、饅頭……都已經展示出來了。我想通過大家的努力,我國馬鈴薯的開發、品種開發上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適應于市場的品種。

  主持人:國家提倡,政策支持。

  王艦:企業參與,很多企業在投入。

  主持人:我們的專家團隊的確是在馬鈴薯開發和營養研制方面都取得了很多成就,馬委員為我們介紹一下主要取得了哪些成就?

  馬忠明:農業部非常重視這項工作,在全國先期開展了9個省的試點工作,投入了一定的經費,加強馬鈴薯的開發。在原來的工作基礎上,到現在,在全國范圍內也做了很多探索,也拿出了一些新的產品和方案。比如,中國農科院加工所先后開發出來兩代馬鈴薯主食化新產品,第一代的產品主要是馬鈴薯饅頭為主,馬鈴薯全粉的含量占到30%,在這個基礎上,他們又開發出了第二代產品,主要是馬鈴薯饅頭,還有面條、面粉等,這都是要用馬鈴薯全粉來制作的,甚至于在馬鈴薯饅頭里面馬鈴薯全粉的比例達到了70%以上。當然,現在要繼續做好這項工作還有很多路要走,應該是多部門、多學科的配合合作去完成。

  剛才說我們的加工企業少的問題,以前我們國家沒有這方面的支持,也沒有提出這些事情,只有個別企業在創新做這件事情,其他企業只是做一下淀粉、全粉的加工。我們科研單位現在也開展一些工作,像品種的選育、篩選、規范化技術的研發和應用,還有我們新的主食化采取的配方、工藝的改善等方面都要進行,這就需要和企業合作,企業去進行開發。以前,企業力量弱沒有做出來,是因為沒有什么好的產品配方和工藝,當這些工藝完善以后企業也會進一步投資去做,當然也需要我們國家有資金的資助,我們出臺這個意見以后,還需要有配套的相關政策,特別是資金政策的支持,推進馬鈴薯主食化。

  主持人:投放到市場,市場的回饋也會更加推進馬鈴薯主糧化的進步。剛剛說到在2014年石代表提建議,建立定西國家級馬鈴薯示范區,現在那邊的種植情況怎么樣?

  石壽芳:截止到2015年的統計是300多萬畝,產量基本上是500多萬噸。把馬鈴薯打造為支柱產業,要從增加農民的增收上這一塊想辦法,目前,馬鈴薯的深加工還是不足。

  主持人:那邊種植馬鈴薯的人多嗎?

  石壽芳:大多數都是種馬鈴薯。

  主持人:如果現在推進馬鈴薯主糧化,以后種馬鈴薯的人會越來越多,之前種主糧也許并不是那么賺錢,現在如果都改種馬鈴薯就會賺錢了嗎?

  王艦:從宏觀來講,在大宗農產品里面馬鈴薯是效益比較高的作物。首先,相對于小麥,或者北方的玉米、南方的水稻來說,馬鈴薯是大宗農產品里面比較好的。其次,在剛才提到的全國592個貧困縣中549個縣都種馬鈴薯,其實馬鈴薯在我國這些地區種植也是歷史自然的選擇,因為沒有什么可種的,在西北的干旱山區或者是西南地區,馬鈴薯可以說是老百姓口糧和收入的基本保障,而且通過種植馬鈴薯致富的農戶比比皆是。在甘肅、云南等貧困山區,很多老百姓都是因為種植馬鈴薯而脫貧致富的。所以有人說“脫貧馬鈴薯”,通過種植馬鈴薯,老百姓真的是獲得了很大的收益。

  主持人:通常情況下,今年什么菜比較貴明年那個菜就一定會特別便宜,因為大家都種了。所以,如果大家都種馬鈴薯會不會出現滯銷的狀況?

  王艦:我們有專門做經濟學的一個課題,一直在監控我們國家馬鈴薯的單價變化,這個項目已經有7年了,總體來說價格變化不是那樣,今年種多了價格一定會下嗎?至少沒有想象中變化的那么大。所以說種馬鈴薯還是老百姓比較穩定的收入保障。

  主持人:王委員提到了種馬鈴薯讓很多人脫貧致富,馬委員,您認為馬鈴薯在“精準扶貧”上應該如何發揮作用呢?

  馬忠明:馬鈴薯在我國脫貧致富、增加農民收入這一塊確實發揮了作用,今后肯定也是我國貧困地區的主導產業,未來要進一步把它做好可能還需要有很多的工作要去完善。在貧困地區這一塊,要對馬鈴薯產業進行規劃,從結構上要有一個適度的規模和適度的合理結構,不能說提出主食化,我們就全部弄成主糧化的品種,品種結構上要有所互補,包括淀粉加工、用于主食消費的品種等等,比例要上進行合理調整,種植規模上也不能一窩蜂,全種成馬鈴薯,需要在市場需求量情況下種植,我們不能超過需求量,這也是進行供給側改革。

  所以,我們的玉米要壓縮,那么馬鈴薯的種植面積就可以增加,但是增加多少的問題各級部門應該有一個判斷,對農民有一個指導性的意見,通過市場判斷,這樣我們才不至于造成馬鈴薯難以銷售的情況出現。特別是加工能力弱、主食化、主糧化產品的加工企業非常薄弱,起步的階段應該更要去規劃。

  王艦:應該是理性種植,現在我們國家馬鈴薯種植面積已經超過了8000萬畝,農業部規劃意見到2020年我國馬鈴薯種植面積要增加到1億畝以上,這個提法壓力很大,我們還是應該理性種植。馬委員提到了,在加工能力沒上來以前一下子增到1億畝,短短五年時間這個過程中會發生很多變化,最重要的是政府資助。

  主持人:農業供給側改革的問題、優化調整種植結構問題,我相信這也是對于引領綠色農業發展很有益的探索,兩位怎么看?

  王艦:應該說供給側改革里面馬鈴薯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品質的優化,30%要加工,如果加工的品種可能在我們品種種植上,品種布局上有一個合理的規劃,比如什么樣的品種種多少等。我們國家馬鈴薯原來是以鮮食為主,這是傳統的食用方式,在加工能力沒上來以前鮮食這一塊還要保證。

  在北方、西南等地方馬鈴薯本身也是主糧,是一直以來的生活習慣,但是我們會去引導,一定要把馬鈴薯引導到我們政府的宏觀調控、優化品種結構中去,把布局做好。馬委員剛才提到了優化的種植過程,現在農業部在提“雙減”,減化肥、減農藥,這是更加綠色的種植方式,在馬鈴薯發展過程中把綠色理念加進去本身也有利于我們產業發展,提供優質安全的農產品對消費者也是很大的亮點。

  馬忠明:馬鈴薯確實也存在一個供給側結構的改革問題。要從創新技術、調整結構、適度規模、提升產業這四個方面進行改革。創新技術也是很主要的,我國要加強培育新的品種,對于原有的已經審定的品種進行進一步篩選,圍繞馬鈴薯主糧化,原有的品種哪一些可以進一步開發,還要加大力度、加強主食化品種的篩選。同時,在這里面要加快、加強種薯的繁育,為今后推廣提供優質優良的種薯。

  另外,在技術方面也要考慮,根據市場需求、生產規模和生產方式轉變,針對企業、農戶、家庭農場等這些新型的生產模式,怎么樣去調整技術,原來我國的種薯要形成適度規模經營的技術。同時,我們原來傳統的加工技術要向機械化進行轉變,由原來分散的技術向規范化技術進行轉變,通過技術轉變支撐馬鈴薯主食化的生產。

  最后一個是調結構,調整馬鈴薯的結構布局。馬鈴薯要跟其他糧食作物的種植比例調整,這需要科學的判斷、決策,提出指導性意見。對提升產業這一塊,要進一步鼓勵主食化加工的企業采取多種形式的投資入股把它發展起來,做好這項工作。

  主持人:還是一個體系的工作。石代表,人們都把土豆加工成什么樣的產品,價格高嗎?

  石壽芳:現在還不是深加工,只是粗加工,研究出了一套加工方式14年、15年不變,這是挺好的一個突破。現在馬鈴薯深加工在人才方面還是比較欠缺,人才跟不上,技術也跟不上,因為欠發達地區各方面都比較落后,但是大規模是一個優勢,所以還是需要突破。

  主持人:有這樣一組數據,馬鈴薯產業發展的關鍵難題在于全粉加工環節,如果面粉每噸成本4000元,馬鈴薯每噸需要1-1.2萬元,以饅頭形式供給給市場,馬鈴薯的饅頭價格會是普通面粉饅頭的幾倍,所以怎么樣去解決這個成本偏高的問題呢?

  王艦:應該從兩個方面去考慮這個問題,一是馬鈴薯的價值,一旦做成粉以后,其價值遠遠高于我們的普通面粉,這是它的生產成本和價值,以及整個社會的接受度來決定的,你也提到了像我們現在做饅頭,第一步饅頭中用30%的馬鈴薯全粉,普通饅頭的價格翻一倍。現在研究的最新成果是已經用90%的馬鈴薯全粉來做饅頭了,這個時候價格會很高,市場細分的問題,馬鈴薯到底針對什么人群。

  根據馬委員的見解,因為你的產量提高了,一旦說真的大規模生產,產量提高,馬鈴薯的價值可能會降下來一點。技術進步以后,可能我們食用的馬鈴薯在同樣的口感下,馬鈴薯的量不是90%,而是50%也能達到非常好的口感,這個時候它的價格也會下來。特別是有高端的需求時也可以做,馬鈴薯全粉營養非常好,而且已經做過很多的休閑食品,口感非常好,人們都很愿意接受,這需要營銷專家、科學家等各方面的人都來努力,從生產過程、加工過程、工藝改進等方面降低馬鈴薯做饅頭、面條的成本。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馬鈴薯全粉做成的饅頭一定會高于面粉饅頭的價格。

  主持人:馬鈴薯的發展需要很多科學人才,云南師范大學籌備了馬鈴薯學院,要加快馬鈴薯相關的科學研究,引發了廣泛熱議。組織馬鈴薯學院,學校說在加強馬鈴薯領域能力建設,人才培養和科研創新方面做出努力。兩位專家對這方面你們怎么看?

  王艦:應該說這種提法肯定沒有錯,因為我們國家現在已經是世界上第一個馬鈴薯種植大國,也是生產大國。但是就我們本身而言,專家好人才遠遠不夠,不僅僅是種植,在科學育種、管理、生產、機械等方面以前都是空白,這幾年才發展起來,并且還有收獲。馬鈴薯種植也是最費勞動力的一個作物,我國馬鈴薯后期加工才剛剛開始,我們的人才和發達國家相比差異巨大,我們青海省專業人員有多少呢,真正做馬鈴薯的人不會超過100個,但是我們有150萬畝馬鈴薯種植地,但在歐洲荷蘭那個國家馬鈴薯種植地大概有200萬畝,專業人員達到上千。因此,產業發展的每個細節都需要大量的專業技術人才,特別是我們國家現在一旦把馬鈴薯作為一個產業來發展,它就一定要分工,每一步都需要大量的專業人才。我們剛才提到機械化現在是空白的,需要大量的人才,這個提法我們原則上非常支持。

  主持人:人才的缺口的確非常大。

  馬忠明:提法確實是正確的,方向也是正確的,也是抓住了馬鈴薯產業發展的機遇,他們及時提出了這樣一個想法。分析我們馬鈴薯人才方面的優勢和不足,我們過去主要是在馬鈴薯新品種選育階段,在馬鈴薯栽培技術方面我們還是有很多人才的,在這方面確實也有優勢,長期以來形成了一些團隊。現在要進行馬鈴薯深加工,提出馬鈴薯主糧化戰略以后,我們還需要很多新興學科人才,比如說我們現在在馬鈴薯工藝的研究方面還是缺乏人才,在馬鈴薯主食化產品研發方面我們也缺乏人才,在馬鈴薯機械化制造同樣缺乏人才,這是今后我們必須要加強的。

  我們現在好多人才都是從國外引進,從國外拿到博士學位的這樣一些人為我們進行服務,我國馬鈴薯加工的設備、工藝等也是從國外引進的,所以,在這方面我們還要進一步加強工作,培養人才、成立學院也必須引進優秀的老師、優秀的師資隊伍來培養好的學生。

  主持人:一個是師資,一個是技術。我知道馬委員之前談到過土豆脫毒的技術,這是什么技術?

  馬忠明:這種技術應該說是到現在為止非常成熟的一項技術了,也是我們馬鈴薯必須用的一項技術,將沒有感染病毒的馬鈴薯組織培養土豆苗,栽到地里育種,這是一級種,所以,脫毒技術是種子繁育的關鍵技術。因為馬鈴薯的病毒病非常厲害,我們采用這樣脫毒的技術,就可以使產量提升的非常高,我們現在的馬鈴薯種薯基本是采用脫毒的技術來繁育的種子。

  主持人:這樣的技術已經普及了嗎?

  馬忠明:基本普及,我們甘肅的馬鈴薯種子基本是脫毒種薯。定西好幾個企業做得非常好,企業可以掌握脫毒技術繁育自己的種子,同時他們那些脫毒種薯還輸送到國外,做得非常好。

  主持人:種植馬鈴薯有沒有什么難點?難以突破的地方,有什么困難?

  石壽芳:希望國家在種植馬鈴薯方面能夠給予政策保護。

  主持人:能夠讓老百姓收入更加提升,這樣大家種植積極性更高。

  其實今年的政府報告也指出我國糧食產量實現了12連增,目前我國國內的糧食有點過剩,一直向外面在進口這些糧食,有一些外媒評價中國將馬鈴薯定為解決二十一世紀糧食安全的方案,兩位委員怎么看?

  王艦:從國家糧食安全戰略方面去考慮,外媒的評價也是有道理的。糧食12連增,2015年總產量是6.2億噸,去年我們進口糧食加在一起要達到1.2億噸,我們國家將近20%的糧食是需要進口的,當然,目前來說中國的糧食安全沒有任何問題,我國的農業科學家、我國的農民是能夠保證國家糧食安全的。但是現在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了,人們對糧食的要求也提高了,不僅在中國,世界上也是一樣,對副食品要求高了,糧食轉化率就要用糧食來生產。人們從溫飽型向小康型發展,對糧食的需求一定會增加,人均糧食量也會,我們國家提出用馬鈴薯保障糧食安全是非常有道理的,馬鈴薯的種植范圍非常廣,同時也是因為馬鈴薯易于種植,中國大地上哪都能種。從栽培的角度看,把馬鈴薯主食化以后,將來我國的糧食生產國家規劃中也提到了2020年以后要達到1億畝以上,等于要增加2000萬畝以上,1畝地對應的是2000萬噸馬鈴薯,1億畝地有很大的空間種植馬鈴薯,這是保證國家糧食安全是非常重要的決定。

  馬忠明:對,我也同意這個觀點,我覺得咱們中國的糧食問題絕不能輕視,必須引起高度重視。我們在糧食產量12連增這種情況下,我國的糧食出現了一些部分品種的節余和結構性的剩余,但是總體來看我國糧食安全的壓力仍然很重。我們從2003年當初糧食總產是4.3億噸,但是當初糧食消費要高于4.3億噸,供需不平衡,2015年以后我國糧食產量達到6.2億噸,根據世界銀行的數字,當前中國的糧食需求在6億噸,2020年可能達到6.7億噸的水平,所以整體來看,我國的糧食還是處于比較吃緊的狀態。

  近幾年我國糧食連續豐收,同時國際上的糧食政策比較寬松,價格比較低,國內國際的價格出現倒掛的情況,所以國內的糧食庫存量增大,成本增加,國內糧倉儲存糧食的成本每年都在7個億的范圍,增加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專家所說的增加,一個是指我國糧食的增產,進口糧食增大,第二個是指我國農民不再存糧食,加工企業也不存糧食,隨用隨買,第三個是在經濟下行、市場比較疲軟的情況下加工能力弱,這些因素造成了再生性的庫存增加,但是不是長期增加還要去審視。

  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我們小麥、玉米、馬鈴薯等,這些糧食產量在目前的情況下還要再進一步增加總產量,但是土地面積不能再擴大,一些資源在減少,勞動力成本在增加,受到這些因素影響以后,我國總產增加的空間非常有限,后勁不足的情況下發展馬鈴薯,替代我們小麥、玉米、水稻等不能滿足人們生活需要的情況,這是非常有必要的。

  主持人:王委員剛剛也說土豆是一種非常好成活的東西,從東到西,從南到北,總零海拔到幾千米的海拔都能種植,定西為什么能夠作為示范基地呢?有的地方種出來的土豆就很好吃,有的地方種出來就沒有那么好吃,定西是不是有得天獨厚的條件?

  石壽芳:定西是黃土,淀粉很好,可以種出優質的馬鈴薯。

  主持人:沙的感覺。

  石壽芳:淀粉很多,淀粉好。

  主持人:十九世紀愛爾蘭大面積種植馬鈴薯導致了大饑荒,現在大面積種植馬鈴薯是不是存在這樣的風險呢?爭奪其他主糧的產地。

  王艦:也是兩個問題,愛爾蘭的問題是得了病,出了問題,現在的育種技術和現在病害的防治技術,這種大面積在我們國家發生病害的可能性應該說非常低也可以說是不可能。和別的作物爭地的問題也是分兩塊,不敢說馬鈴薯增加一定不會占別人的地,只是占了多少比例的問題。中國的馬鈴薯目前主要種植的地方還是貧困山區,當然有一部分農田、廣州的惠東以及北方的一些好的地方,在這些地方老百姓是把馬鈴薯作為經濟作物來種,但在大多數生產條件不好的、干旱的、貧瘠的地區才種植馬鈴薯。水稻就不用說了,水稻種完了才種馬鈴薯,但是對小麥肯定會有一定的擠占,但這不是絕對的,是相對的,會占用一些別的作物的土地,但是沒有那么大。畢竟現在是市場經濟,老百姓慢慢也接受了什么賺錢種什么的觀念,但是不會影響到對大主糧作物的種植。

  馬忠明:風險方面,愛爾蘭出現這樣一個案例,應該說當初他們結構比較單一,包括品種結構單一、馬鈴薯跟其他作物的種植結構單一、馬鈴薯為主的種植結構。造成最后這樣的風險,從種植角度上來看,是有可能出現的。

  從我們國家來看,現在馬鈴薯這一塊應該說不會出現類似這樣的一些情況,我們從品種這一塊這一關應該是過的,土豆的技術,包括我們最后種薯的繁育,這一塊可以避免很多病害的發生,同時植保技術加強預報、防治也可以避免一些馬鈴薯病害的發生。同時從結構上來看,我們國家整個糧食作物種植比例里面馬鈴薯的比例不是很大,主要還是以水稻、小麥、玉米為主,所以不會出現像愛爾蘭的案例。

  還有一個問題,占用其他耕地不是很大一個問題,我們國家種植結構調整,玉米的價格很低要調整玉米面積,可以用馬鈴薯來頂替,可以說是補空,不是增地。同時,馬鈴薯比較適宜在海拔比較高的寒冷地區,這些區域種植玉米產量很低,一些品種也種不上去。種小麥它的品質上不去,所以這些區域發展馬鈴薯是比較適宜的區域,也是優勢互補。

  主持人:因地制宜,我希望以后我們也會能夠吃到一整桌非常便宜又好吃的馬鈴薯全宴。今天非常感謝三位嘉賓作客我們的節目,謝謝你們。更多資訊請您繼續關注中經網,感謝收看,再見。

上海11选5 2019网赚0撸羊毛 吉林快3开奖 什么都不会怎么网赚 安徽快3走势 2019最赚钱的网赚 靠谱的网赚有哪些 网赚能赚到钱吗 赖子棋牌 中华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