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朱建民談東北振興:轉變觀念 外力推動
朱建民表示,促進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轉型升級要轉變觀念,不能躺在功勞簿上,要通過創新讓“老”字煥發出青春,并創新企業文化,創造... 詳細>>
本期嘉賓
朱建民,全國政協委員、奧克集團股份公司董事長。
時間:3月9日  17:30

制作:財經部 主持人:衛馨

訪談精粹
朱建民談東北振興:要依法 不要拍胸脯拍腦袋
朱建民指出,我國改革開放多年來,國家經濟總量及產業規模已經非常龐大,因此,要營造更好的發展環境,這個發展環境已經不能簡單的用GDP總額和投資增速去衡量,而是需要法制環境,...
朱建民:老工業基地唯有創新才能煥發青春
朱建民表示,東北老工業基地要把“老”字通過創新煥發青春。所謂的創新其實就是改變。改變本身就是創,以前是這個樣子,現在變化另外一個樣子,這就是創,在創的過程中釋放出新的...
朱建民:東北"老大哥"要轉變觀念才能適應新常態
朱建民認為,東北有很多很優秀、雄厚的東西堅如磐石在,如果觀念和環境改變后,這些東西很快就會釋放出來。在觀念意識方面,東北是以國企為主體的,為我國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朱建民:促進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轉型升級
朱建民今年向全國兩國提交的全部提案中,1號提案就是《促進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的轉型升級》。朱建民表示,今年總書記到黑龍江省代表團講話指出,老工業基地還是要保持自己的定力,...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2016全國兩會特別節目,今天非常榮幸邀請到全國政協委員、奧克集團股份公司董事長朱建民。首先,歡迎朱委員的到來,請您和網友打個招呼。

  朱建民:您好,主持人,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邀請您來主要是就東北重工業基地的改革創新進行討論。2015年遼寧GDP增速只有3%,位列全國倒數第一,不僅是遼寧省,東三省從2014年開始經濟出現斷崖式的下跌,有人說東北三省經濟已經走向衰退,對于這樣的看法您怎么看。

  朱建民:說衰退我不贊同這個觀點,但是經濟確實比預期速度下降快這是事實。您剛才說到2014年,其實不是2014年,應該說從2012年開始,2011年遼寧GDP增速12.2%,到2012年降到9.5%,2013年8.7%。產能過剩,或者說結構和需求較過去大規模排浪式增長有所改變,遼寧是老工業基地,工業基礎多一些,裝備制造原材料多一些,和市場稍微遠一點,有一些方面脫節。

  過去4-5年的時間里,例如2012年遼寧增速當然也和全國一樣,但目前的新常態就是增速換擋,從高速到中高速期間,東北老工業基地的速度衰減,或者說下降的速度確實比全國要快。下降速度快,但是也表明結構調整的慢,或者說增長動力轉換的慢。

  可是東北工業基礎非常扎實,傳統的產業,包括原材料、裝備制造工業的基礎條件非常好。在今后一段時間,雄厚的基礎實力在這,工人的技術隊伍在這,工業的文化在這,就像磐石一樣堅固。當然調整的慢,也就是適應新常態市場的速度慢,結構調整滯后,就導致您剛才說的,2015年斷崖式的或者說大規模下滑,遼寧是3%,全國倒數五名中東北三省有三個,是結構調整和動力轉換沒有跟上經濟速度的轉換造成的。但是要說衰退我還是不贊同。

  主持人:只不過在目前世界經濟放緩的背景下。

  朱建民:沒有同步,速度下降,但是結構調整確實滯后了。

  主持人:唱衰東北的言論其實還是不正確。

  朱建民:東北有很雄厚的,堅如磐石的東西在,如果觀念和環境改變后,我覺得會很快釋放出來。

  主持人:不僅作為企業代表非常關注東三省的經濟發展,習總書記也非常關注,前兩年看望遼寧省代表團,今年去到黑龍江省代表團,他也發表了一些談話,您怎么看?

  朱建民:我們當然關注。我的11個提案中的1號提案,也是促進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的轉型升級,這次總書記到黑龍江,也意味著對東北的關注。這次總書記在黑龍江代表團的講話,與其說面向黑龍江,不如是面向東北老工業基地。其中講到一點,老工業基地還是要保持自己的定力,不能亂,也不能死守,一定要更好融入市場。

  總書記這次也講到,一定要建立老工業基地振興發展的好環境,這次特別強調的是“法制環境”。這對東北老工業基地如何振興,如何走出困局具有重要的影響。

  主持人:習總書記提到法制化環境最能聚人、聚財,您怎么看。

  朱建民:我國改革開放這么多年,我國這么大的經濟總量,以及我們非常龐大的產業規模,而且我們國家人口非常多,其實更需要次序。現在已經不是總量的問題,是要營造更好的發展環境,而這個環境不是簡單的投資環境和市場環境,或者說,投資環境和市場環境已經不是簡單用GDP總額和投資增速來衡量。需要法制的環境,無論是投資者還是消費者,都能有一個更安全的環境,無論做投資還是消費,有法可依,一切透明,讓人們感覺公平、公開、透明,人們就會很輕松,會凝神聚力到你想做的事情上,不浪費大家的時間和精力。

  主持人:法制化環境在這個時期提出意味著什么,之前更多提到是拉動經濟。

  朱建民:在東北老工業基地這樣的地方,總書記這次在黑龍江省代表團特別強調了深入推進依法治國,意味著東北這種比較豪放的地方,無論是招商引資,還是在推動企業的發展方面,更多的是依法承諾、依法保護,而不是豪氣的拍胸脯,也不應該簡單的拍腦袋,這樣的環境更有利于東北老工業基地的振興,有法制環境的保護,一定會讓老工業基地更好的發展。

  主持人:東北老工業轉型發展面臨很多的困難,在您看來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朱建民:今年中央出臺的《關于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干意見》,也是全面貫徹總書記去年在吉林,也是東北老工業基地調研的時候提出的“四個著力”,第一,著力完善體制機制。第二,著力推進結構調整。第三,著力鼓勵創新創業。第四,著力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要求。

  在這“四個著力”方面,我們在遼寧發展幾十年,我們對遼寧,對東北有更深的感受。我覺得在新一輪老工業基地振興中,影響因素很多,但是在全面貫徹落實中,要借助好中央文件精神,借這個東風把老工業基地包括國企振興起來。

  第一,意識上轉型升級。

  第二,法制環境上一定要到位。總書記這次特別強調營造老工業基地更好的法制環境,就是依法振興老工業基地,而不是依情,也不是憑著感覺。我今年也有這樣的提案,東北是以國企為主體,歷史上最出巨大的貢獻,“東北老大哥”、“裝備制造部”名字就是這樣來的,做過這樣的貢獻,時過境遷,全國發展起來,老工業基地如果總停留在那個階段,顯然是不適應新常態的。

  老工業基地或者遼寧省一定要認識到新常態已經是常態,過去鋼鐵只有鞍鋼,過去機床也只有我們,還有煤炭,那個時期已經過去。過去的貢獻只表明我們的付出,但是不能停留在功勞薄上。在這樣的情況下,遼寧還是老工業基地,要很好的認識新常態,不要躺在過去的功勞薄上,新常態下如何發展,以及東北發揮重大技術裝備、先進制造以及原材料,無論是鋼鐵還是化工方面的優勢,滿足市場新的需求,這方面一定要有深刻的認識。

  剛才講到東北人比較豪放,比較喜歡承諾。一方面,充分體現了迫切的招商引資的責任心理。另一方面,也容易“失言”。現在建立好的法制環境,依法辦事,依法招商,依法發展東北老工業基地,這不僅對本地企業是好的,同樣對外來的企業,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企業到東北發展,觀念意識以及法制環境這兩點都十分重要。

  主持人:您提到觀念意識,我們知道東北三省的工人還停留在計劃經濟的意識,覺得國企不會有后顧之憂,有國家在,我們搞計劃經濟不用擔心。現在尤其是對年齡大的工人,如何幫助他們實現觀念上的轉化。而新一代的東北人,他們可能覺得現在東北經濟發展不好,我都不愿意回去,這也影響東北地區人才的吸入。對于觀念的轉變,不同的人群該如何實現。

  朱建民:對于老工業基地現在已經退休的老工人們,他們的的確確在建國初期,在改革開放初期為整個國家的經濟建設做出巨大的貢獻,國有企業這樣的職工是有功勞的,因為他已經退休,在社會保障方面國家理應讓退休的老職工安居樂業,這是國家應該承擔的,而且東北這方面負擔也比較重。

  第二,現在許多國有企業已經改革,有的企業已經變成了民營企業,也有一些國企消失了,當體制轉變后,很大一部分變成了民營企業,很多職工進入民營企業工作。這對遼寧,甚至對我們國家很多地區,老工業基地培養出的非常優秀的工人隊伍,或者工業文化,對全國許多行業也是非常大的貢獻。但是他們從國企融入到民營企業之后,觀念本身就轉變了。其實真正的問題是仍然在國企工作的人員社會保障問題,或者說國企現在的效益問題。

  總書記在黑龍江省代表團也講到黑龍江的煤炭行業,黑龍江有非常大的煤炭企業,我們也了解到這樣的信息,煤炭滯銷,市場價格大規模的下跌。工人就覺得煤怎么賣是國家的事情,是國有企業的事情,我把煤挖出來、采出來就要支付我工資,這個有道理,但是目前產能的確過剩。煤本身沒有轉化出經濟效益,甚至也沒有現金流,問題就出現了。

  總書記在黑龍江省代表團專門談到煤炭行業,要圍繞市場,以市場的導向來看待這個產業的調整。我是勞動了,但是我的勞動不能在市場中體現出價值,不能兌現出價值,這個企業是不可持續的。即便是國企,也應該引導國企員工有市場意識,當然更重要的是國企的管理層,過去依靠計劃,現在要依靠市場。軟的方面,一個是觀念,一個是法制。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還有一部分人觀念沒有轉變,目前仍然留在國企。我是否可以理解為這部分人現在還在勞動,但是擔心從國企離開之后保障機制沒有健全,所以不愿意離開,可不可以理解成這樣一群人。

  朱建民:我覺得我們的社會保障,從2008年到現在,無論是統籌還是醫保全國聯網等等,社會保障水平提高的速度還是非常快的,這方面國家現在做得越來越好。

  現在國企可能有這樣一個問題,過去在國企原來我們是同事,現在我離崗了,我收入待遇跟你就有差異,這樣大家有比較。你離開了固定的崗位,空間可能就更大了,這就是觀念差異。更多的是祖孫三代都在國企,情結也在這兒,收入來源也依賴這個地方。這的的確確是一個情結,也是一個癥結。國企也要靠市場,不能適應市場的國企要被淘汰掉,這就是市場經濟。社保跟國企實際上是沒有直接關系的。

  前幾年我們提了一個提案,社會保障和養老金并軌,大環境使人心里的落差越來越小,這也是法制環境,越來越公平。老工業基地在這方面宣傳到位,引導到位,人的觀念是可以改變的,人的觀念也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東三省轉型升級之路全國都非常關注,政府也列入“十三五”甚至“十四五”的重點,您對這方面有什么思考和想法呢?

  朱建民:中央《關于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干意見》的文件,描繪的是到2030年,要把老工業基地建設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裝備制造業基地和重大技術裝備戰略基地,國家新型原材料基地、現代農業生產基地和重要技術創新與研發基地。國家對東北老工業基地有充足的信心和好的預期。我們要深刻的意識到這是動力,又更是機遇。

  主持人:可以說是機遇也是挑戰。

  朱建民:國家有這么一個設計,有這么一個預期,你能不能做到。有這樣的預期,有相關的政策東風,但是不要不借東風,逆風走。

  主持人:會走得更加艱難。

  朱建民:這也是觀念的轉變。東北無論是企業還是政府要認真研究中央文件精神。2030年的定位是很高的,或者叫預期,第一,表明中央對老工業基地的重視和信心。第二,表明老工業基地,尤其是遼寧在這方面依舊有優勢,在這方面仍然有國際競爭力,不僅僅是國內競爭力。

  主持人:您提到遼寧的優勢,請您具體介紹一下。

  朱建民:歷史就不說了,現在優勢仍然非常明顯。

  第一,裝備制造。當然一說裝備制造,大家會想到機床,機床現在是數控機床,遼寧也很有優勢。現在講機器人,機器人現在可以用到很多領域,除了工業領域,還有汽車制造、裝備制造等許多領域。原材料方面,遼寧也是石化大省,東北大慶油田仍然是國內最大的油田,過去是粗放性、原料性的,也有一個說法是“原字號、粗字號”。但是只要依靠轉型升級,更多把“粗”變成高端的,把“原”變成新興產業的,遼寧和東北都有優勢。科研方面,遼寧仍有中科院許多機構以及大專院校,我是大連理工大學畢業的,還有東北大學、長春大學、哈工大等等。

  主持人:資源非常豐富。

  朱建民:中央對老工業基地2030年的遠景規劃,科研資源、教育資源,這四大基地的定位是有依據的。

  主持人:那么如何破解東北老工業基地轉型之痛。

  朱建民:一定要借東風,把具體的要求也好,任務也好,落實到位。但是我仍然要講,我感覺要落實到位還是要有深刻的認識,觀念上一定要轉到位。

  二是一定要建立法制的環境,依法治國,依法治省,依法振興。我認為這兩個很重要。國家是否可以給老工業基地多一些外力,在觀念轉變和體制機制改革方面,國家能不能有一個老工業基地振興指導辦公室。我們不是沒有自信,但是我們需要外力,需要借東風。東風就比如政策,可能同樣的政策表述,在東北的理解和江浙一代的理解不一樣,我們可能把政策乘上0.7的系數,比較保守。而沿海省份的思維活躍一點,這就是我們的差距,這也是東北的文化。這個文化和東北歷史有關,東北講“老婆孩子熱炕頭”,小富即安,這是相對保守的觀念。觀念的打破需要我們自己學習和轉變觀念。

  中央可以通過指導辦公室或者是其他方式,更多把東南沿海的開放思維引進到遼寧,把他們更多好的東西,通過干部的交流,人才的對接來引進。這次“十三五”規劃里也有這條,東部和東北人才對接,不僅是科技人才,也包括管理人才。國家應該推動相互交流,老工業基地不僅是東北的事情,也是全國的事情。

  體制機制改革一定要有標準。改革本身就是一個定性的詞,只要有一點變化就叫改革,但是改革應該是用結果來衡量的,企業有沒有發展,老百姓滿不滿意,收入有沒有增長,GDP有沒有增長,社會消費水平、產業結構有沒有變化,動力有沒有轉化,經濟是不是從3%左右逐漸恢復6%左右,甚至7%左右。一定要用這些標準衡量我們每一年,甚至每半年的改革成效。

  主持人:“十三五”規劃當中提到五大理念,您覺得對東北三省有哪些可以影響到?

  朱建民:第一,最有影響的就是創新,其實就是改變,一定要改變,改變不一定是創新,負面改變是破壞,正面的改變才是創新。什么是正面的改變?改變本身就是創,原來是這樣,現在變化那樣,這就是創,創不好叫創傷,創新一定是通過觀念、體制、結構、科技,這個過程就是創新。

  五大理念中,創新對東北老工業基地,對國企為主體的老工業基地,要把“老”字通過創新煥發青春。老的工業基礎完全可以煥發青春,關鍵是觀念與環境。

  主持人:是否可以結合您的企業談談,如果東三省轉型升級之路創新該怎么發展,可以結合您的企業談一下嗎?

  朱建民:奧克集團在2005年的時候對公司的創新就有一個界定,創新首先是企業文化的創新。提到創新,人們首先想到科技和技術的創新,在奧克創新是文化的創新。

  主持人:為什么把文化放在第一位?

  朱建民:這要看你怎么理解。

  主持人:代表整個公司的信仰嗎?

  朱建民:文化是核心價值觀,以及價值觀決定你行為的總和。我理解人就是一種價值觀,“化”就是過程,是一種轉變。文化是一種價值觀和價值觀決定的行為。

  主持人:文化價值觀對一個企業員工來說?

  朱建民:極其重要,不僅對員工,對企業來講都及其重要,文化價值觀是一個組織的核心凝聚力。十八大之后提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24個字前所未有的清晰。有了核心價值觀,什么叫志同道合,價值觀相同就一定會走到一起去。就想兩個人一樣,有緣因為價值觀相同,能談到一起,說到一起,也能形成默契。對于組織和企業來講,文化是最重要的,因為你要有一個核心凝聚力。有了核心凝聚力,企業就能凝聚一群志同道合的員工,這些員工可以與你同舟共濟。包括老工業基地遇到困難的時候,能夠跟同舟共濟。如果企業真有困難,比如說現在我們工資減少30%,我覺得員工會同舟共濟。

  主持人:不離不棄。

  朱建民:對,因為他們有相同的價值觀,我們奧克的價值觀是共同創造共同分享,這不僅是口號,更是一種行為。企業發展要惠及到員工身上,包括每個員工的成長和職業生涯。奧克過去是校辦企業,現在變成集團,過去一個車間班長現在是我們一個子公司的總經理,他在這里有發展,所以文化的創新是最重要的。東北老工業基地有很好的工業文化,只不過現在對它的重視不夠。東北老工業基地的文化是很值得研究的。

  第二,戰略的創新。所說戰略的創新,一、企業要有自己準確的戰略定位,就像總書記講東北老工業基地要有定力,你要知道你的優勢在哪,如何揚長避短、揚長克短、揚長補短,無論避短、克短還是補短,首先有揚長,這就是戰略。東北的優勢到底是什么?剛才我們講了原材料,我們通過技術創新、轉型升級,把原材料變成新興材料,這是東北的優勢。二是裝備制造。天下飛的,地上跑的,高鐵、機器人等等,戰略清晰,而且要有定力。

  第三,技術創新。我們在主業上一直發展,奧克是搞化工新材料,過去把環氧乙烷的材料做民用的清洗產品,也就是洗滌劑的原材料。我國新能源發展比較快的時候,我們在轉型創新,還是用環氧乙烷這個原材料,但是用于光伏上。我們從2003年開始,就把這個原料應用到新的領域,用到光伏行業,我們做光伏行業很快就發展起來,一定要靠技術創新調整產業結構。后來我們又不斷開發,還是用我們的主要原材料環氧乙烷,做混凝土里用的減水劑聚醚。從2007年到現在,從零做到幾十萬噸,這也是科技創新,實現了企業的升級。

  最近我們又在開發,現在二氧化碳減排,我們覺得不是根本解決辦法,如果把二氧化碳變成資源,將二氧化碳資源轉化成有機化合物,成為重要的新材料,成為這樣的產品,我們現在也在做這樣的工作。需要不斷依靠科學創新做結構的調整。

  主持人:非常感謝朱委員跟我們探索東三省的轉型升級之路,也非常期盼東北三省能夠在國家政策的調控之下,包括中央文件的東風能夠乘風破浪,謝謝朱委員。

  朱建民:謝謝觀眾,謝謝主持人。

  主持人:謝謝各位觀眾的收看,更多資訊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2019网赚游戏 刷钻网赚可信么吗 中文点击网赚新手入门 华夏网赚论坛官网华夏网赚论坛福缘网赚论坛网 网赚兼职平台 广发彩票 中华网赚 关于网赚推广下线攻略 网赚论坛是真的吗 新疆喜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