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代表委員熱議中醫藥:打破壁壘
今日,全國政協委員、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司司長曹洪欣,全國人大代表、江蘇康緣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肖偉,全國政協委員、天津達仁... 詳細>>
本期嘉賓

  曹洪欣,全國政協委員、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司司長

 

  肖偉,全國人大代表、江蘇康緣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

 

  劉文偉,全國政協委員、天津達仁堂京萬紅藥業總經理

時間:3月8日

制作:財經部 主持人:孫世芳

訪談精粹
肖偉:中藥產值應達到醫藥工業總產值的30%
肖偉指出,近幾年在黨和政府的扶持下,中醫藥行業得到了很大的發展。我國中藥企業在過去幾年中的增長速度和發展速度一直是非常快的,因此,只要有好的環境,中藥在臨床當中的療效...
肖偉呼吁:醫保目錄應多納入創新中藥
肖偉指出,現在我國醫保目錄里的中藥品種都是十年前的,近幾年獲得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證書的中藥品種沒有一個進入醫保目錄,在這種情況下大家肯定就沒有積極性了。此外,招標...
曹洪欣:中醫藥走向世界需突破三大壁壘
曹洪欣指出,首先說文化壁壘。中藥是治病救人的,中醫藥則是中華優秀文化和人體生命現象的結合,所以中藥治病和西藥不完全一樣。比如中醫藥多成分、多靶點的治療方式,其作用部位...
劉文偉:在"一帶一路"戰略構思下 中醫藥更要國際化
劉文偉表示,中藥外用藥擁有療效確切、直觀等優勢。2008年汶川地震的時候,有很多人群因救治不及時而患有感染性傷口,中藥外用藥對治療這些傷口有顯著療效。創面感染方面西藥沒有...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中經兩會之夜2016兩會特別節目——中醫藥創新升級走向世界》。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了全國政協委員、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司司長曹洪欣,全國人大代表、江蘇康緣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肖偉,全國政協委員、天津達仁堂京萬紅藥業總經理劉文偉,做客中經兩會之夜,對他們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

  自中醫藥學家屠呦呦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中醫藥成為全球熱詞,在國內,中藥相關的大事件一件接著一件,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和李克強總理等國家領導人對中醫藥發展做出重要指示,以及近日國務院印發了《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應該說中國中醫藥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如何進一步振興中醫藥,推進中醫藥現代化,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今天請幾位專家圍繞這一問題各抒己見。

  下面有請曹委員談一談中醫藥發展的現狀、問題以及未來發展的趨勢。

  曹洪欣:中醫藥行業是我們國家幾千年來形成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優勢領域,幾千年來,中醫藥不僅對中國人民的健康做出貢獻,而且對世界醫學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特別是進入“十一五”以來,國家高度重視中藥走向世界,尤其是去年,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屠呦呦教授獲得諾貝爾生理和醫學獎,更加引起世界對中藥的關注。青蒿素是中藥走向世界的第一個典型案例。諾貝爾獎獲獎文字是這么寫的,中國中藥提取的青蒿素挽救幾百萬瘧疾病患的生命,對世界有重大的貢獻。

  黨和國家高度重視中醫藥走向世界,從“十一五”中長期發展規劃到“十二五”都設立專項支持。怎么樣把握中藥走向世界的切入點,以青蒿素為例,提取的成份非常清楚,它的作用機理也非常清楚,就很容易被世界認可。中藥的優勢還有很多其他的方面,比如經過幾代中醫形成的有效經驗藥方,這些研究怎么樣走向世界?這一點應該說近十年來,國家一方面推進中醫藥標準化,我們要有自己的話語權,比如說疾病的診斷上,我們推進中國中醫藥在國際疾病分類ICD11編碼庫的建設。第二,在推進中藥部分標準走向歐盟、美國等,使中藥得到國際的認可。比如一些企業牽頭,比方說地奧心血康歐盟標準,比如說桂枝茯苓丸、丹參滴丸,康萊特,這些進入美國標準并完成二期臨床的中成藥,這些都使中藥走向世界,穩步推進。

  國家最近剛剛頒布《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明確提出,推進中醫藥海外發展,讓中醫藥走向世界,把中藥國際貿易作為重點。而且專項中提出,推進具有示范性的產品走向世界,在新時期,中藥的人才培養、文化交流,包括中藥醫療服務已經是全方面發展,中美、中意、中德、中法、中奧戰略合作框架都加大了中藥與國際一流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合作,使中藥能夠更好為人類健康做出貢獻。特別是“一代一路”戰略推進。一方面使中藥走出去為人類健康服務,另外利用世界先進的科學技術和世界各地發展經驗,共同推進中藥為人類健康服務。目前政策、資金、導向上國家思路非常明確。

  主持人:您剛才談到了標準的問題,其實中醫藥走向世界也需要中國的標準,這方面您有什么想法?

  曹洪欣:中醫藥走向世界主要面臨三個壁壘。這三個壁壘是中國的制藥行業,包括政府、高等院校以及企業,在與國外合作中必須面對和突破的。

  第一,文化壁壘。所謂的文化壁壘,因為中醫藥凝聚中華優秀文化和人體生命現象的結合,所以中藥治病和西藥不完全一樣,比如多成分、多靶點,作用部位比較廣泛,和西藥單靶點對抗治療完全不一樣,中藥走向世界,單方、復方都面臨文化的認可。

  第二,技術壁壘。中藥不是單純拿來一個植物就說是藥材,就可以當成中藥,中藥炮制是中國獨有的技術,炮制技術如何適應現代技術,另外如何有效引入最先進的技術提高制藥的水平,也是一個難點。

  第三,醫療服務中傳承和弘揚的壁壘。我體會最深的是中藥走向世界,一方面是能夠治人治病,另外可以把中華優秀文化帶出去,而文化在交融過程中怎么樣占主導權,這就涉及剛才說的制定標準。

  中藥需要馬上啟動標準化行動,另外在“十一五”、“十二五”期間,在中藥行業專項和重大項目中也研制了標準。我們進入其他國家和地區,要適應當地的標準,比如適應歐美的標準,適應澳大利亞的標準,我們要尊重西方的文化,突破這些技術的壁壘,我們考慮到世界的需求,考慮對世界人類健康做出貢獻。

  主持人:我們剛剛頒布了《規劃綱要》,明確提到2020年中國中藥工業總產值占醫藥工業總產值占30%以上,成為國民經濟重要的支柱產業。肖總作為中藥企業的領導人,您對綱要目標完成有沒有信心?

  肖偉:通過這幾年黨和政府對中醫藥的扶持、弘揚,中藥企業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在過往多年中,中藥企業增長速度和發展遞增速度一直是最快的,雖然最近在醫改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偏差。如果有好的環境,就像剛才曹委員所講的,在標準化戰略上能提升一步,如果中藥技術、制造水平等各個方面再上一個臺階,中藥在臨床當中的療效進一步得到確認,我相信中藥應該達到占整個醫藥工業總產值30%,成為我們國民經濟的支柱,還是完全有可能,而且我很樂觀。

  主持人:您的企業這幾年增長是什么比例?

  肖偉:我們企業是國有中藥企業改制過來的,現在通過這么多年發展,以創新中藥為主體,也是國內A股上市公司,產值銷售也是在中藥工業企業中排在前幾位,創新能力也在前幾位。這么多年發展一直是快于整個醫藥行業的平均增速。

  中藥作為產業,作為工業產業發展,還是離不開工業產業本身的屬性。一是必須要創新。創新這一點是企業能夠得以發展的最關鍵因素。二是標準。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也在倡導中藥標準,關鍵是企業要有積極性,國家倡導是一方面,建立標準以后,對中藥突破知識壁壘、技術壁壘,走向國際有推動作用。

  中藥標準制定比較復雜,光是靠定幾個指標考慮是遠遠不夠的,現在很多傳統的中藥品種的標準設定,因為涉及到歷史淵源,是靠幾個指標來定,所以還有很多的偏頗性,在國際認同方面有欠缺。我們企業從原料再到生產過程,最后再到成品,定的是動態化過程中的標準,化學講的一致性評價,我們叫生產全過程質量管理體系,在這個體系上從動態、靜態兩方面完善標準。

  我們有一個品種治療病毒性感染后引起的高熱,這種東西和達菲相比較,臨床上比達菲效果還好,達菲有一定抗藥性,我們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就是剛才曹委員提到的,多成分對應多靶藥。現在我們把國際先進的制藥水平引進來,用科學方法解析何為多成分,何為多靶藥?先用計算機進行模擬,模擬后把技術引入中藥里,把高新技術引入到中藥來,就可以印證效果,然后進行預測,預測后再到動物實驗,然后在到靶點上進一步論證,然后到人體當中論證。這樣論證下來后就不是一個標準或幾個成份標準控制,是一堆成份的控制,而且是一堆成份的動態控制。標準建設我們認為非常重要。

  主持人:剛才曹委員提到我們國家歷史上有很多名方名藥,這些名方名藥怎么在基礎上進一步挖掘創新呢?

  肖偉:現在的問題在這兒,名方名藥有很多品種已經變成成藥,很多廠家都在生產,如何形成大家互相都認同的標準,同時標準還能一步步提升,不能是一下子提升,不然就變成只有一家廠家可以做到,這不是我們的目的,它是逐步提升逐步認證,這是完全可以做到,國家要給予支持。現在新中成藥的研發,創新中成藥的研發,我認為應該按照這樣的標準去形成。

  剛才談到標準國際化,例如原來桂枝茯苓膠囊治療痛經,按照中醫講大類是活血化淤,但是西醫是內分泌紊亂,我們抓了原發性的東西,讓止痛效果顯現出來,和西藥止痛藥不一樣,但是3個月以后看我們藥比他的好,美國人感覺非常有意思,感覺中藥非常神奇。原來講中藥是一堆黑糊糊的東西,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科學性,現在我們可以解析科學性。你需要什么樣的成份,我可以把里面的成份告訴你60%、70%。剩余的20%、30%成份沒有不良反應,我可以驗證給你看。這些成份要保持一致性,也就是國外所謂的生產過程中藥品一致性評價文件,這些文件能不能完整,能不能一致,我要提供給你。我的成份是多少靶標對應多少成份,都能夠解析。所以我認為中藥這種情況下做,特別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部等在重大新藥創新研發上,對中藥應該多給予一些幫助。

  我認為,中藥逐步進步發展,從小產業成為支柱產業,前景是光明的。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了中藥的神奇。劉總肯定也有好多話講,請你給大家分享一下。

  劉文偉:聽了曹司長和肖總的發言很受啟發。我基本在國企,中醫藥走出去國際化也是中藥人的夢,這些年總在想這個事情。在當今這種條件下,中藥走出去更有必要,現在“一帶一路”戰略構思,要加大和沿線國家的交流。在“一帶一路”戰車開出去的時候上面有中醫藥,這是很精彩的事情。

  未來的大趨勢,中國有了中醫藥,我們的大健康產業今后會很精彩,大健康產業在美國占的份額非常高,如果我們大健康產業運作得非常好,健康產業非常有前景。

  這次我到會上重點帶來兩個提案,一是中藥外化藥引領中藥國際化。二是建立中國國家中藥博物館,把這么好的文化借助平臺很好的往外宣揚。現在我們還在做著。

  外用藥有幾大優勢:一、外用藥的療效很確切;二、很直觀,干擾因素少;三、中藥外用藥領域是藍海,在這里有巨大的比較優勢。

  主持人:是否說中醫藥外用藥是可以率先實現中醫藥走向世界的目標。

  劉文偉:巨大的比較優勢是什么?中醫針灸方面,我們自覺不自覺的令中醫針灸引領中醫國際化,很多國家相信針灸,他對中醫是沒有感覺的,但是因為相信針灸,這對未來接受中醫治療便利得多。剛才曹委員講了兩點,一是技術,二是文化。中藥外用藥有比較優勢,我們應該給予一些助推政策,因為它沒對手。

  主持人:你是不是也在做一些創新?

  劉文偉:有一個世界創面聯盟,我想借助聯盟平臺,做一些國際上的中藥診療病例推廣。想通過這個事把中藥國際化進行助推。我做了一個中藥博物館的建議,我希望我國建立這樣一個東西,把中藥外用藥一章在里面作為重要組成部分。

  主持人:今天三位的講話讓我有一點體會,三位身份都比較特殊,三重身份,既是兩會的委員代表,又是學者,同時還是領導,還是企業家,剛才我們談得比較深入。

  肖偉:我感覺中醫的國際化和中藥的創新還是離不開一點,我們要做我們的優勢領域,就是中藥這塊。化學藥人家已經成為主要產業,同時也是最大的優勢行業,在化學藥、生物藥這幾年異軍突起的情況下,比如抗生素領域中,中藥目前處于相對比較弱勢,無論是國際化,還是所謂中藥的現代化和中成藥的研發,一定要找我們的優勢領域,優勢領域才是我們未來發展的最大根本。

  我們為什么選桂枝茯苓到美國FDI注冊,這種內分泌紊亂引起的婦科疾病,尤其是原發性痛經,每個女孩子吃止痛藥,我們跟FDI匯報的時候,他就講我非常希望你們這個藥能盡快在美國上市。

  主持人:我們中醫藥不但是造福中國人民,也是造福全人類。

  肖偉:婦科分兩個類型,一個是炎癥性,細菌性感染西醫是強項,咱們還真比不過人家,說中藥提取的綠色抗生素馬上能有效,咱們比不了。但是內分泌紊亂西醫一點辦法沒有,這是我們的強項。骨科藥當中痛癥、骨質疏松,中藥絕對是強項,還有心腦血管,尤其是腦卒中后遺癥恢復期中藥是強項。

  曹洪欣:他們兩個講得非常好,肖總講的是我們怎么樣選擇有效的中藥,而且體現中醫的確切療效,利用現在的技術走向世界。劉委員在政協里,他倡導外用藥怎么樣走向世界。中醫走向世界有三段,70、80年代美國尼克松總統覺得中國的針灸止痛、針灸麻醉很神奇,很快就把針灸引到世界,美國等發達國家認可針灸,80年代以針灸為主。

  我最早接觸美國人大概是1984年,當時說中醫不知道,一說針灸就知道,他不知道還有中醫中藥,實際中醫中藥更是寶貴財富。90年代美國等發達國家對中醫認識發生了變化,比方說針灸到中藥,再到人才培養,再到科研合作。剛才我說了已經進入國家的發展戰略,走向世界的目的不是為了盈利,包括青蒿素,我們沒有想能掙多少錢,但是青蒿素解救非洲很多人的生命,這體現中醫的包容、厚德、博大精深。劉委員呼吁外用藥走出去,就是通過這個途徑為其他國家人民的健康發揮我們的作用。世界上慢性病,以及慢性系統疾病、代謝性疾病、心腦血管疾病,都在尋求中藥的有效辦法。

  主持人:剛才曹司長講到中藥服務于全人類的健康,你有什么想法?

  劉文偉:時不我待,時間不等人。我覺得外用藥會來得更快,我們國家有一批很好的外用藥,現在講彎道超車是很快的。

  肖偉:這里有一個問題,作為藥的認識和臨床的認識是不一樣,藥的認識有質量標準支撐。我想呼吁一下中藥的問題,我認為整個市場和社會要尊重中藥,不能說無端猜測,甚至自己在不理解不了解的情況下,對中藥加以邊緣化,我認為這樣是在摧殘中藥。現在有很多政策是有問題的。

  第一,創新中藥不給準生證,不讓它進入市場。拿到一個新藥以后,上市以后很難進醫保,這樣的情況下難度就很大。

  主持人:現在進醫保的有幾個品牌?

  肖偉:現在醫保里的品種都是十年前的品種,這幾年獲得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證書的品種沒有一個進醫保,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還有什么積極性。

  第二,招標過程當中,只要是中藥無端要被砍15-20%的價格,包括創新藥都要被這樣砍價,沒有道理。低價取藥造成我們幾個省失標。像湖南、安徽等省失標,這些省在招標過程中的政策對中藥是不合理的。還有綜合性醫院中西藥都有,這些醫院只要砍品種,就先把中成藥請出來。我認為中藥這樣下去會被邊緣化,這對中藥產業不是提升而是摧殘。

  曹洪欣:這是需要全世界關注的,中藥產業從1995年240億規模,以后的20年基本每年以25%以上的速度增長。2014年行業規模7302億,占制藥工業的30%。2015年中藥增長速度慢了下來,慢下來的原因就是剛才肖總說的,人為給你砍掉醫保目錄中的比例,人為忽視中藥特色優勢,人為限制你在醫院的使用。

  2020年制藥工業中,中藥要占30%,實際上就是中藥要成為我們國家的支柱產業之一,要全社會給中藥一個公平的競爭機會,公平、公開、公正的對待它,為健康中國做貢獻。

  主持人:剛才三位代表委員就中醫藥發展,怎么樣弘揚中醫藥的傳統文化,從中醫藥進一步走向世界,以及中醫藥發展過程中面臨的問題發表了見解和觀點。下面每位說一句話,你對中醫藥發展的希望或者說期盼。

  曹洪欣:推進中藥走向現代化,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我們應該積極創造條件,發覺中藥寶庫的精華,利用現代科學技術弘揚中藥的特色優勢,為健康中國,為人類健康貢獻我們的力量。

  肖偉:作為我們來講,我們不遺余力解析中藥科學性,這樣中藥現代化和國際化才能成為可能。

  劉文偉:期待未來在世界的舞臺上有中藥人的聲音,也期待著我們人類的健康因為中醫藥而更加精彩。

  主持人:中醫藥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只有不斷傳承創新才能進一步發展。祝愿在你們的努力下,人類的健康能夠得福于中醫藥的發展,謝謝各位。

华夏网赚论坛官网华夏网赚论坛福缘网赚论坛网 网赚联盟 2019年信誉网赚网站 2019挂机网赚 一品彩票注册 深度网赚论坛 2019年新网赚项目 qq网赚群都有那些 山东群英会直播 吉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