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新型城鎮化建設要以人為本
劉強表示,四川的新型城鎮化完全是按照“以人為本”這個理念來推進的,并在探索一種新的改造模式:群眾自主,政府幫助。 詳細>>
本期嘉賓
何健,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廳長

劉強,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瀘州市市長
時間:2014年3月6日20:30

策劃:李焱 主持人:李焱

訪談精粹
何健:四川省新型城鎮化建設有六大工作
何健表示,四川省新型城鎮化建設的精神和中央經濟會議的精神是高度一致的,體現在六項重點工作和五項改革。四川省的新型城鎮化是按照以人為本的理念推進的。
劉強談瀘州城鎮化改造模式:群眾自主 政府幫助
劉強表示,四川的新型城鎮化完全是按照“以人為本”這個理念來推進的,并在探索一種新的改造模式:群眾自主,政府幫助。這種改造模式,更能受到老百姓支持。
四川代表談旅游產業:推動新型城鎮化 又不毀生態
何健表示,要把生態文明融入我們的經濟建設中,融入我們城鎮化的全過程。四川70%的土地面積都屬于國家禁止開發區或者限制開發區,因此產業選擇非常重要。
何健:城鎮化首先要規劃好城市的終極邊界
何健表示,在做城市規劃之前,要根據當地生態承受能力,環境資源承受能力,包括水資源承受能力,最大容納多少人,來劃定建城區的面積規模。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這里是《中經在線訪談》,兩會特別節目。今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當中,對推進城鎮化建設做出了明確具體的要求,而我們了解到四川省在這個方面這些工作做出了很多有特色的地方,很有自己的一些獨特的角度和一些讓我們留下來比較好的經驗,所以我們今天請到了兩位四川團的代表給我們聊聊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嘉賓。分別是四川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廳長何健先生,歡迎您。

 

何健:你好。

 

主持人:這位是四川省瀘州市市長劉強先生,歡迎您。

 

劉強:謝謝。

 

主持人:首先我想請何廳長給我們廣大觀眾簡要介紹一下四川省在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方面的情況,用一些數字比較直觀的讓我們能夠有一個比較快速的了解。

 

何健:四川的新型城鎮化工作,在中央的工作會議之前省委省政府就安排部署了工作,所以四川的第一個特點是抓的早。早在中央工作會議沒開之前我們就抓了一年,下來以后我們四川新型城鎮化的精神和中央經濟會議的精神是高度一致。

 

    主要體現在幾點。第一,四川的新型城鎮化完全是按照以人為本這個理念來推進的,所有的我們2013年全省的工作主要是六大工作,五大改革。六大工作第一件事情,就是農民進城我們要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我們把這個就業崗位分解到制造業、建筑業和服務業。

 

    第二,就是要解決農民進城的住房問題,我們在全國率先實施農民工住房保障行動,把我們公租房當中30%定向向農民工提供,2013年向農民工提供了3.2萬套公租房,有10萬農民工享受到公租房的好處。

 

   第三,是根據我們四川省的情況,我們為了解決農民工進城的低成本問題和解決我們的人口多,避免全部向特大城市擠的矛盾,我們就為農民工就地城鎮化創造條件,我們就開展了百鎮建設試點行動,加大對小城鎮的建設。這里面省里面財政專門安排了資金,我們專門做了規劃,去年一年我們100個小城鎮投資了將近100個億,拉動全省下城鎮200多億的投入,這是我們第三點。

 

     第四,就是我們的新區建設,因為四川的情況和東部的情況和中部的情況還不一樣,我們的城市建設還比較滯后,一百萬人以上的特大城市在這個之前只有成都一個,其他的都嚴重發育不足,那么農民進城往哪里走,城市百萬人左右的大城市,它的規模效益集聚效益是最好的,也是我們在西部地區農民進城的主陣地,所以我們加大了新區建設,在此基礎上我們還抓了農民工進城的公共服務的均等化,這是五大工作。

 

    六大改革就是戶籍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我們養老保障體制改革,還有行政區劃的改革。所以這六加五的工作是我們2013年四川省推進城鎮化的主要工作思路,這個思路是完全體現在以人為本這個理念。

 

主持人:何廳長對四川全省城鎮化建設的情況做了比較概括性的介紹,讓我們有了了解,但是各地還是有各地不同特色的,比如說瀘州是在棚戶區改造這方面有自己一些讀到的地方,也是咱們比較重要的工作。劉市長介紹一下。

 

劉強:在新型城鎮化當中有許多問題要解決,首先是以人為本,以人為本這項工作里邊我們除了城鎮化要減去城鄉二元結構以外,城鎮內部還有二元結構,主要是城市里面的危舊房和棚戶區改造,我們瀘州量比較大,我們中心城區有414萬平方米,涉及到11萬人口,中心城區266萬平方米,整個來講要270億的投入,所以按照國務院的要求是在2017年要改造完畢,我們市委市政府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這項工作往前趕,因此安排在2016年用三年時間把它集中改造完畢,改造過程中有政府財政投資一塊,向銀行融資一點,再一個就是社會資金投資一點,這樣讓我們城市里面老百姓在城市化的進程中感受到城鎮化的成果。

 

何健:剛才劉市長講到我們舊城棚戶區改造和危房改造,我們全省總共是26萬套,加上我們22萬套的公租房,整個全省的保障房我們是48萬套,整個投入了將近500億,這個數量在全國都是比較多的,更重要的是,特別是我們新的書記對棚戶區的改造提供了更加注重質量,所以我們在工作當中避免過去這種大拆大建,更加注重我們的文化歷史古跡的保護,城市的發展脈絡的保護。我們嚴禁在開發當中違規提高容積率,然后再改造當中把生態文明的理念貫穿于始終,同時還有方法,我們成都的北改,讓群眾作主,何時改,群眾作主,同時我們在四川探索一種新的改造模式,那就是群眾自主,政府幫助,這種改造模式,原來我們的改造模式主要還是政府主導,市場運作這是為主體的,但是我們現在創造新的方法更受到老百姓的支持。

 

主持人:除了棚戶區改造這方面,還有一方面在新型城鎮化過程當中,有些農民在這其中感受是很深的,比如說他這個土地可能原來是自己種植一些農作物的土地,隨著城鎮化的進程,土地減少了,農民需要一定的補償,補償的這個過程我們資金咱們四川這方面落實的情況怎么樣?

 

何健:四川在棚戶區改造和危舊房改造過程當中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主要是四點。

 

    第一,財政加大投入。我們從省市縣三級財政調整支出結構。那么在2013年我們初步統計省市縣三級共投入財政資金接近100個億。第二,在政府發放的債券,我們四川省是按照20%用于保障房棚戶區改造,去年全省大概是接近50個億,這是第二個。第三,這個是我們在全國做的我們以省財政為依托,統帶統還,向國家開發銀行貸了600個億,三年,每年200個億來支持四縣的棚戶區改造,因為四縣按照現在銀行的政策,他很多條件不符合銀行貸款條件,所以這一點增加了市縣財政融資的難度,市委市政府下那么大的決心,據我了解在全國可能是下的工夫最大的,力度最大的。

 

主持人:劉市長這邊有什么補充,比如農民征地過程當中,會不會有些農民有想法,意見,糾紛發生的話,我們怎么去避免它,怎么化解它?

 

劉強:在這過程當中有的時候可能會發生糾紛,比如說標準的問題老百姓理解有些差異,這個差異怎么辦?第一,耐心的做思想工作,用政策給大家說明,老百姓是通情達理的。第二,有些家庭有些特殊困難,有特殊困難在住房上有什么困難,我們就要特殊解決,從我們瀘州的情況來看跟全市差不多,在征地這一塊對農民的補償是及時到位的,對老百姓的補償第一是用土地補償費,征地補償費,還有青苗補償費,以及作物的費,還有商品房叫做中等以上看不出他是農民的安置房,這是第一個,老百姓的住房要安排好。

 

    第二,他的保險,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要足額的繳納,因為老百姓失去土地以后,他的生活將遇到一些困難,所以社會保障我們省委省政府出臺的政策很全面很詳細,這個是足額保障。然后在老百姓的就業方面我們給予一定的就業培訓,還要搞一些就業的職業介紹,還有公共服務,這些困難會遇到的,但是經過反復的溝通尊重老百姓意見,這個方面矛盾我覺得還是化解的比較好。

 

主持人:應該說這個確實也是跟大家非常關心的話題,剛才談到了這些農民他的社保,這些福利制度怎么把它完善起來,同步起來,應該是很關鍵的問題?有很多的網友就特別關注這個話題,就說了,說現在大量的農民他失去了土地,到城里面去打工,從他全年工作的時間,生活的時間來看,他已經都大量的時間生活在城市里了,而且他原來擁有的土地慢慢變成了城市的土地,但是他自己感覺到自己不能被這個城市接納,還不是這個城市的人,大家都有這種反應,咱們四川研究什么樣的對策應對它,有什么設想和思路呢?

 

何健:我們省委省政府在研究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思路是什么樣的,我就看農民進城面臨最大的困難是什么?實際上我們通過分析研究,發現了原來大家認為就業是最大的問題,但是后來發現實際上很多農民他長期在城里面他也一直是有工作的,實際上他最困難的第一個是住房問題,從全國來講2.7億農民工只有不到1%的是在城里面買了房子,絕大部分農民工在城里面住房是非常差,那么按照平常的在建筑業的工人農民工主要住到工地上,服務業里面按照傳統的餐飲娛樂這些行業的,他很多大量的住在百天是吃飯的地方,晚上就是他們睡覺的地方,少數租的一間房子里面住,我看到最極端的10幾平方米的房子住了將近30個人,所以住房是最大的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他的社會保障,醫療保障沒有享受市民待遇。第三就是教育問題,他小孩沒有享受到市民的待遇,這三件事是農民工進城面臨最大的問題,所以我們工作思路上第一個就是住房問題,所以我們特別里農民工住房保障行動,把公租房30%提供給農民工,去年做了一年,今年我們繼續,今后還按這個思路做下去,雖然這個房子杯水車薪,但是黨委政府從制度上考慮了這個問題。

 

    第二個社保,我們四川省按照首先是養老保險,建立城鄉統一的并軌,醫療保險并軌,農民工的培訓加大,三個義務教育階段的農民工子女就學問題,不準受擇校費,還有贊助費,完全按照市民的待遇,從這三塊解決了農民工進城面臨最難的三個問題,當然也不是說完全解決的很好,我們是一步一步扎扎實實這樣做。

 

主持人:是不是還有戶籍制度的問題?

 

何健:戶籍制度原來我們認為是很大的問題,四川省去年是在全國我們是除了成都特大城市要控制他的人口規模,全省大中小城市全面放開,全面放開以后但是我們現在感覺到這個問題還不是原來我們所想象的,剛開始研究問題的時候很多專家認為一旦放開,會造成農民無序的向特大城市擁,但是后來發現,我們農民轉戶口的人下降了,事實上我們研究最大的問題就是現在就是農民宅基地,承包地,滯留地這幾個問題沒有解決,這就是我們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尤其是他的宅基地,承包地,他的滯留地這三塊,如果不解決,農民看到三塊土地潛在的價值,他不愿意無償的放棄這一塊,如果他不放棄這一塊,農業現代化也受到影響,因為農業現代化土地逐漸向職業農民集中,這一塊他再不放棄的話,土地向職業農民集中的過程也會大大地延緩,所以這一塊我覺得是推進城鎮化的關鍵,也是建設農業現代化的關鍵,我這次在人大會期間提了建議,希望中央在加大農村土地制度改革這個問題上下工夫,抓緊點,這個問題一定要頂層設計,這個問題必須要中央采取統一的步驟,頂層設計從上到下來改才有效。

 

主持人:下一個問題我想請劉市長回答一下,四川非常地漂亮,我前段時間去四川采訪一周,確實給人感覺非常地山清水秀,特別有一點空氣就比北京的強,咱們四川因為它有很多的自然資源很豐富,旅游一直是很發達的一個產業,您覺得旅游資源如何能夠更好的利用起來,讓他在促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當中發揮它的作用?

 

劉強:旅游產業在四川資源豐富,因為四川省世界自然遺產,世界文化遺產和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雙遺產都比較多,既有歷史人文資源,又有自然風光,又有城市的園林,應該說資源很豐富,這幾年四川的旅游產業也得到了蓬勃的發展,旅游產業的發展對新型城鎮化的推動是幾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首先是旅游創造了現代服務業的崗位,這是給第三產業創造了就業崗位,二三產業高度發達,吸納了農村人口到了二三產業來就業,這是第一個貢獻最大的。第二,在產業發展中旅游產業是昭陽產業,而且隨著人們的消費水平提高,規模會越來越大,它的品質會越來越高,是一個優勢產業,而不是一般產業。第三,旅游產業有助于人們陶冶情操,提高精神境界,提高人的素質,所以在城鎮化過程中不僅僅是個簡單的經濟問題,還是一個文化問題和社會問題。而且旅游產業和我們的城市建設相得益彰,它可以讓我們的傳統城市增加旅游的功能,今后旅游城市還要變成城市旅游,加上我們的各種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使城市成為旅游的景觀,所以旅游的產業對新型城鎮化的推動是多方面的。

 

何健:我補充一下,因為旅游業的市場更重要的在什么地方,四川我們70%的土地面積都屬于國家的禁止開發區或者限制開發區,在國家工作分區規劃里面70%的土地都是禁止開發區或者限制開發區,產業選擇就非常重要,我們現在要把生態文明融入我們的經濟建設中,融入我們城鎮化的全過程,所以在這種狀況下,四川旅游業的發展就比其他省更為重要,因為它的生態保護,特別是我們川西北,贛州,阿壩,像九寨溝,香格里拉都在這兩個州,這兩個州發展旅游業是得天獨厚,再加上四川省是長江的源頭,要保護母親河,我們要發展旅游經濟,既不破壞生態,又發展經濟。

 

主持人:我去四川采訪除了看了咱們幾個比較大的城市,我們也到地震災區去進行了考察,包括一些移民的安置點,包括都江堰比較多的人去考察,好像也有記者去過,看到確實建設的非常好,我們隨行的記者團里面很多人都很羨慕,各種硬件設施也做得非常到位,包括水、電、汽、有線電視做得都很好,我就想請問一下咱們何廳長,四川這兩年因為兩次比較嚴重的地震吸引了全國的關注,地震對咱們新型城鎮化建設造成了哪些的影響?

 

何健:四川兩次地震,一個512特大地震,一個是420蘆山地震,因為四川處在一個地震帶,特別是川西北這一塊,地震確實對我們四川的經濟建設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特別是512,造成了重大的財產和生命的損失。所以正因為有了地震以后推進城鎮化就要更加注重保護生態,更加注重尊重自然,實際上現在我們有很多東西是由于人對自然沒有敬畏之感,我們違背自然規律,然后過度的開發,大自然對人類的報復。

 

    我們現在很多山地災害,很多災害都是這樣造成的,地質災害雖然和這個沒有多大的關系,但是它促進我們反思在城市建設當中,我們在農村的建設當中一定要避開地震帶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我們的建房,尤其是農村建房一定要確保它的質量,這次我們420地震恢復之后,我們要強制設房,這是什么概念,在中國城市建房,農村建房還是二元次結構,農村的建房政府還沒有管,是農民自己想怎么建就怎么建,所以農村建房的質量是根本得不到保證,才有了我們兩次地震以后農房搗毀最多,農民死亡的人數最多,這必須引起我們各級政府黨委政府高度重視,所以這次我們在420蘆山地震當中就強制設防,我作為建設廳長這次420蘆山地震我下的工夫最多的就是這件事情,我們是集全省之力幫助雅安地區的人。

 

    我這次提了一個建議就是這個,我們不能再這樣了,下次地震死的還是農民,垮的還是農房,建議要立法,我們要制定相應的標準,建立相應的程序,在西方國家,包括一些經濟上不如中國的國家他對農房的管理是很好的,他們的質量是沒有任何差別的,我們就有很大的差別,城里的房子是嚴格的有知識的施工單位施工的,有一套嚴格的監管質量的程序,最后還要驗收,不合格的我就強制拆掉,但是農村他是由農民自建的,他的圖紙就在大腦里面,他想怎么建就怎么建,但是我們的水平還太差,這就是我們住建系統要改變這種二元結構,我們工作的重點還主要是在城市,我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四川省政府專門出臺了一個管制辦法,叫蘆山地震農民自建房管理辦法,用這個辦法代替法律,強制我們做什么,不做什么,按照現行我們國家國內必須有法律的依據,沒有法律依據政府規章可以兩年內有效,這兩年內可以保證農村的建房,我就說這點。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我們現在看到全國的范圍而言,在城鎮化過程中也出現了些問題,你比如說城市的人口過度集中,有幾個特大型城市造成了城市病,比如說交通的擁堵,房價的高漲,包括到了每年的春節人口集中的遷徙,就咱們四川省內而言,咱們怎么樣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

 

何健:這次特別是習總書記講話針對你剛才提的問題,習總書記講的非常明確。第一個規劃里面要轉型升級,要控制城市的規模,一個城市的規劃首先設計好邊界,中級邊界,在這個前提下再來做規劃,也就是說比如北京這個地方,我在做城市規劃之前,我要根據它的生態承受能力,環境資源承受能力,包括水資源承受能力,它最大的能容納多少人,然后我再根據這個人來劃定它建城區的面積,那么就是建成區面積的規模,我舉個例子,美國的翠屏山(音),他100多年前就設定了這個城市的中級規模和邊界,他當時定不超過100萬人,他的邊界已經劃定,后來他發展了硅谷就在這個山的附近,但是他沒有像咱們一樣向外擴張,他原來的城市規模是固定的沒有動,他就在周邊的小鎮上建了幾千家高新技術企業,幾百萬人在那里,所以這就是我們要設立邊界。

 

    第二個問題,為什么我們北京會出現這種情況,當年老的人講,北京以前的資源不缺水,生態也很好,現在最大的問題早就超過他的極限,按照專家論證北京的城市最大不超過2000萬億,現在早就超過了,所以這是習總書記前兩天到北京視察,就對這個問題提出了明確的意見,為什么?原來我們把資源過多的向特大城市聚集,把特大城市賦予它很多功能,我舉例子北京,北京既是首都,又是經濟中心,又是一個文化中心,又是醫療中心,又是金融中心,還是交通中心,這么多功能他怎么不出問題,他怎么不會一環二環三環。

 

    你看這次習總書記講話中,要把北京的工人減負,凡是不是核心功能的要去掉。原來北京的功能,習總書記保留了兩個,一個是政治中心,一個是文化中心,增加了兩個,國際交流中心,國際交往中心,再加一個科技創新。那么去掉它的經濟中心,去掉了它的金融中心,去掉了教育中心,去掉了它的交通樞紐,這些一去掉,他只有這樣才能根本的解決北京城不斷地擴大,這個在我們全國具有普遍的意義,所以按照習總書記的指示,我們四川省就我們省會城市成都也要檢討。

 

    實際上在一年以前我們的新任的書記剛到四川一個月就到成都視察,我當時陪他,他提出了五個轉型升級。一就是完全和習總書記講話是高度一致,首先成都的規模已經夠大了,不能再擴大了,成都重點發展它的縣城和衛星城,但是如果你不把它的功能給去掉,習總書記原話是堅持和強化他的核心功能,就是剛才說的四個功能,北京的工業制造這塊全部到河北,所以習總書記講到你們河北、北京、天津不要老看到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三個城市要一體化發展,要統籌考慮,實際上就是這樣考慮的,習總書記給我們做了榜樣,我們如果全國各地都這樣,比如把成都市的工作重新梳理,還有瀘州市的工作重新梳理,只要這個問題真正解決了,我們所有人如果能夠把思想統一到習主席的講話上,大家真正有了意識,我們城市這樣的無序擴張,盲目的擴張,而造成一系列的城病就會從中解決。

 

主持人:咱們瀘州沒有這樣的城市病吧?

 

劉強:瀘州城市還小,我們是剛剛邁進百萬人口,去年中心城區108萬,所以像北京這樣子塞車的情況在我們那兒沒有。瀘州本來是個山城,瀘州的城市很有特色,它是個丘陵地區是個山城,然后又是兩江交匯,長江沱江是個江城,沱江是著名的中國酒城,還有我們著名的瀘州港是四川最大的航運水港,所以瀘州的城市我把它概括為山江,江城,酒城,港城,江山酒港,這樣的城市我們也要防范大城市病的發生,交通堵塞,環境不優,我們正在想辦法防和治,這個我們要高度警惕。

 

主持人:您覺得現在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中有沒有什么難點需要突破?

 

劉強:推進新型城鎮化難點不少,首先是要建立一個現代產業體系,要創造農業轉移人口的穩定就業崗位,涉及到服務業的轉型升級,制造業的轉型升級,所以人物是相當艱巨的。第二個難點,城市發展過程中我們的轉移農業人口他的社保問題,他的住房問題,他相關壞自得教育,老人的看病這里面要加大投入,這里面還有體制改革的問題,第三城市本身的發展,就是剛才何廳長說了,應該是走城市群的道路,而不能簡單讓一些大城市盲目的擴張,讓一些小城鎮吸納不了,應該強化規劃走城市群的道路,讓城市是網絡式的發展,要成為一種功能分工比較科學,空間布局比較合理,城市規模比較適應,人物生態得到充分的尊重和關懷要走這樣的路子,我們城鎮化有些弊端就足部可以得到克服。

 

主持人:何廳長在講的過程中,我注意聽,他講的一種方針叫做群眾自主,政府幫助,這個好像有別于我們遺忘的政府主導型的新型城鎮化,我們也注意到十八屆三中全會特別提出來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的作用,您覺得城鎮化推進過程中如何落實這一理念?

 

何健:是這樣的,因為舊城改造重心在國外普遍是群眾自主,政府支持,在國內普遍是政府主導,市場運作,這兩個模式。這兩個模式是為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因為國外的土地他是私有的,他們私人財產神圣不可侵犯,政府你不能強迫他,他們都是自愿的,他也沒有像我們國家政府的這種組織和動員的那么強。但是后來我們發現在城市原來中政府主導市場運作這種模式也有弊端,為什么?凡是企業一進去他總是要賺錢的,那么實際上前些年我更多的是靠,因為當年的城市建設他都是低容積率的,低密度的,所以這是有一個很大的空間可以運作。

 

    政府實際上是靠什么呢,靠提高城市建設的容積率,容積率實際上他就是錢,他要轉化成錢,這個容積率里邊一部分讓當地居民困難群眾,他不是差異化嗎,企業要賺一塊,企業的錢從哪里賺來的,通過容積率賺來的我們政府是通過這種方式來推動改革,但是改了幾十年了,凡是具有商業開發價值的基本上都用了,剩下的都是硬骨頭,這種硬骨頭就要靠政府全新投入。

 

    第二個,改的過程當中不斷地提高容積率,很多城市容積率已經撞到天花板了,他不能再提高了,所以這樣的情況下這種方法是我們新的書記提出來的,但是我們在國外考察的時候,在國外是通行的,所以我們就在四川按照書記的要求選一些點來做,下來以后發現效果很好,特別是前幾年已經改造過的房子,他那個房子又不是棚戶區,又不是危房,但是他是房子功能不完善,房子比較差,這個時候通過這種方法可以完善他的功能,可以擴大他的面積,這種他又不增加容積率,來破壞城市整體的結構,所以這種方法是比較好的方法。

 

主持人:瀘州有什么經驗沒有給我們介紹一下?

 

劉強:就是剛才說發揮市場的作用,應該這樣說棚戶區改造首先是關系老百姓住房的條件改善,這里面何廳長說了,過去是政府為主,政府為主導去推動,現在應該更多的要通過老百姓自己來自主,通過市場作用有序的發揮作用來共同推進,拆卸的過程中一定要征求老百姓的意見,讓老百姓的自己的問題自己作主,他們自己組成拆遷委員會自己決定這些事,政府要把他的房子規劃到比較好的地方,不能弄得特別偏僻,里面修房子的檔次和我們社會上商品房的中檔水平相同,功能要完善,環境要優美,質量要保證,有的可以通過市場融資,也可以通過市場的經營土地,主體還是政府的公司來經營,這樣把市場的力量發揮起來,把老百姓的作用發揮起來,解決一個科學決策的問題,兩者結合起來。

 

主持人:從根本上避免這些糾紛,從根源上解決這些問題。

 

劉強:變過去什么呢,政府讓老百姓拆遷,變成老百姓要自己拆遷,希望政府幫一把,把基層和政府兩個方面結合起來,這種模式也是一種變革。

 

主持人:聽了二位的介紹我們對咱們四川省在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方面的工作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特別是對咱們瀘州這樣一個比較有特色的城市,在這方面工作也有自己讀到的地方有了深刻的了解,我們今天話題暫時就談到這里,我們非常感謝二位嘉賓能夠在兩會百忙之中光臨我們演播室,謝謝二位,也謝謝網友的收看,中國經濟網傳遞有價值的信息,我們下期再見。

 

百度网赚平台打字 湖北快3 吉林快3 海南4+1 007网赚之家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安徽快3走势 中文点击网赚新手入门 2019最新挂机网赚软件 澳彩网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