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九恒條碼對賭頻失敗,順豐領銜明星客戶群

2020年05月25日 07:30    來源: 國際金融報    

=

  近期,有一家公司經歷著跌宕起伏,踏著小腳步走向A股。

  廣州九恒條碼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九恒條碼”)預更新披露了招股說明書,擬主板上市,公開發行不超過2125.5628萬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比例比低于25%。

  利潤“坐過山車”

  據了解,九恒條碼致力于快遞物流應用材料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業務,其產品涵蓋電子面單、快遞運單及快遞包裝材料等全系列快遞物流應用材料產品。

  從產品上看,九恒條碼主要擁有電子面單和快遞包裝材料等兩大產品,其中2017年-2019年(下稱“報告期”)電子面單產生的銷售收入分別為31912.81萬元、68453.57萬元、73485.29萬元,快遞包裝材料產生的銷售收入分別為19619.6萬元、33955.22萬元、42385.54萬元,兩者合計占當期主營業收入的52.45%、72.75%、77.99%,為公司主要收入來源。

  需要指出的是,根據國家郵政局公布的郵政行業運行情況,2017年-2019年,九恒條碼快遞面單(包含電子面單和快遞運單)的市場占有率分別為23.04%、31.6%、37.11%,屬于行業的佼佼者。

  提及快遞物流行業,我們熟知的便是“四通一達一豐”(即申通快遞、圓通速遞、中通快遞、百世匯通、韻達快遞、順豐),事實上,這些類型的企業是九恒條碼的下游客戶。其中,順豐和申通更是九恒條碼的“金主”。

  報告期內,九恒條碼電子面單產品占順豐快遞面單的份額分別為51%、61%、71%,占申通快遞面單的份額分別為38%、78%、66%。順豐、申通超過一半相關產品是由九恒條碼提供。

  得益于客戶的加持,2017年-2019年,九恒條碼分別實現營業收入9.9億元、14.16億元、14.93億元,持續增長。

  與此相比,公司利潤卻像在“坐過山車”,起起伏伏。2018年九恒條碼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長了30。62%,然而到了2019年不僅沒保持增速,還同比下降了22。17%,和2017年僅相差100萬元左右。

  估值“跌宕起伏”

  作為細分領域的佼佼者,九恒條碼自然受到投資者的親睞。查詢后,記者發現,其歷史上的股權轉讓事件有些令人摸不著頭腦。

  據了解,九恒條碼成立于2002年,由周孝偉、曾祥蘭、李京武、唐清迪、廖靜、左華平、劉芝琳、劉小輝出資設立。

  2016年5月2日,沈雁將持有九恒條碼2。08%的股權轉讓給永州恒勁;1。74%的股權轉讓給永州恒通;1。18%的股權轉讓給永州恒盛,轉讓價格為4。38元/出資額。

  2016年5月7日,倪樂、郭文蘭、永州恒佳以5.37元/出資額的價格入股了九恒條碼,其中倪樂、郭文蘭、永州恒佳此前均未出現在九恒條碼的股東名單中。

  2016年5月15日,沈雁將持有九恒條碼0.11%的股權轉讓給永州恒通;0.56%的股權轉讓給永州恒盛,轉讓價格為4.38元/出資額。

  到目前為止,九恒條碼每出資額的估價差別還算不大。到了2016年5月22日,珠海乾亨以11.04元/出資額的價格入股九恒條碼。

  在短短20天內,九恒條碼的每出資額的價格跌宕起伏,先是5天內增長了22.6%,然后是8天后下降18.44%,再又7天之后猛增長152.05%。

  為何,九恒條碼會上演如此“跌宕起伏”的劇情?

  對賭頻頻失敗

  除了上述情況之外,記者還發現,九恒條碼和實控人曾簽署多份對賭協議。

  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沈云立通過直接及間接的方式實際控制九恒條碼51.9%的股權,為其控股股東和實控人。

  2016年5月22日,珠海乾亨以11.04元/出資額的價格入股九恒條碼;2016年10月,王力群以11.04元/出資額的價格入股九恒條碼;2017年5月,廣發信德、寧波約拿、王力群以21.93元/出資額入股或增資九恒條碼;2018年6月,廣州粵科、廣東粵科、章海波以24.94元/出資額入股九恒條碼。

  上述的入股或增資,九恒條碼和沈云立均與資方簽訂了對賭協議,同時約定了業績承諾。

  如珠海乾亨與九恒條碼和沈云立約定,九恒條碼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利潤分別不低于8000萬元、9500萬元和10500萬元。

  廣發信德、寧波約拿與九恒條碼和沈云立約定,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利潤分別不低于6500萬元、10000萬元、12000萬元和14400萬元。

  章海波、廣州粵科、廣東粵科與九恒條碼和沈云立約定,九恒條碼2018年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利潤不低于10000萬元。

  王力群前后兩次與九恒條碼和沈云立對賭。2016年10月,王力群入股九恒條碼時與九恒條碼和沈云立簽署了對賭協議,約定九恒條碼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利潤分別不低于8000萬元、9500萬元和10500;2017年5月,王力群增資九恒條碼時與九恒條碼和沈云立簽署了對賭協議,約定九恒條碼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利潤分別不低于6500萬元、10000萬元、12000萬元和14400萬元,提高了后期對成長性的期待。

  需要指出的是,九恒條碼2016年扣非后凈利潤為6886.91萬元,同時,結合上述2017年-2019年九恒條碼扣非后凈利潤可以看出,九恒條碼后三年均未完成當年的業績承諾。

  也就是說,除了2016年,上述九恒條碼、沈云立與資方的對賭均以失敗告終,而九恒條碼和沈云立將面臨巨大的資金壓力。

  對此,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對賭協議的存在,實際上就是公司與資方的一種博弈,若成功了,什么都好說,但是萬一失敗了,公司可能要面臨著巨額的資金賠償,很有可能導致公司資金缺口出現重大問題,重則可能導致公司控制權變更甚至直接破產。

  眼見“越賭越輸”,九恒條碼卻收到一個從天而降的餡餅。

  2019年5月至6月前后,珠海乾亨、王力群、廣發信德、寧波約拿、廣州粵科、廣東粵科、章海波均與九恒條碼和沈云立簽訂補充協議,終止投資協議之補充協議中業績對賭、股份回售等特殊條款,同時,均未定要求沈云立和公司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九恒條碼絕境逢生,不需要再擔心對賭失敗的收尾問題。

  2019年6月28日,九恒條碼首次提交了申報稿,“終止對賭”不久,就計劃主板上市。

  那么,為何資方愿意“無償”終止對賭協議的履行,其中是否有隱情?此次九恒條碼IPO是否受到投資方資本“催促”而進行,還是IPO才能解決與資本之間對賭失敗,從而不需要賠償的“妙計”?

(責任編輯:關婧)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于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并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

九恒條碼對賭頻失敗,順豐領銜明星客戶群

2020-05-25 07:30 來源:國際金融報
查看余下全文
靠谱的网赚有哪些 玖玖棋牌app 左右棋牌 2019灰色暴利挂机网赚 广发彩票 互联网赚钱方法 河北快3开奖 湖北快3走势 网赚教程 做网赚那个好